您好,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!

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:

400-875-2007

影视音乐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编导艺考攻略 > 影视音乐

电影《地下》中音乐的造型语言

作者:编导培训  来源:www.zyykbiandao.com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24

  是声音的造型语言。《地下》一片含有非常丰富的影视音乐元素,导演本人即是“无烟乐队”的乐手,影片中运用了大量配乐,成为影片中最为重要的声音造型语言,与画面形成有机的结合。
电影《地下》中的影视音乐

  1。音乐的氛围和象征。在佩塔周围总是围绕着他的爵士乐队,唯一例外的是影片开头乐队在佩塔回家之后,继续簇拥马路可前行,显然这是为剧情所限。此后,乐队只要一出现,必定有佩塔的身影。在俱乐部的打斗戏中,始终伴随着电影开场时的音乐,在稍后婚礼一场戏中会发现,就连佩塔去小便时,乐队也紧紧跟随着他,达到了非常夸张的地步,喧闹的音乐声便成为佩塔性格的真实写照,也对影片癫狂不羁的风格起到了烘托作用。

  2。音乐的反讽与间离。佩塔受伤被送入地下室后,马路可与娜塔丽娅的交往就被扫清了障碍,表现他们关系开始的这一场戏在全片中显得相当突出《地下》从头至尾给人的感觉就是喧闹不已,人物似乎总是处在亢奋之中,但是,只有这一场戏中留声机放出的音乐是如此安静,使这一场戏带有莫名的抒情气氛。马路可则开始他吟诗的拿手好戏,并在不时的轰炸声中,伴随着留声机中的抒情音乐翩翩起舞,娜塔丽娅难以抗拒马路可的花言巧语,最终倒向了马路可的怀抱,上演了一幕南斯拉夫版的《倾城之恋》。按说导演对这一场面的浪漫抒情化表现,应有着他的主观意图,确实这一场面似乎与一般爱情影片中的浪漫场面别无二致,或许需要将这一场面与后面两人的场景进行对比,才能显示出意义,娜塔丽娅在以后的剧情中,总是一副搔首弄姿的表现,与马路可单独在一起的两段戏都是情欲戏,与这一场戏中她的故作清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尤其是她假意说自己不会饮酒的娇羞状与后面的酗酒事实相比,暗含了导演对她的嘲讽,抒情的音乐在这里起到了反效果。

  马路可与娜塔丽娅之间的另一场激情戏,始终在颇具诱惑性的电子音乐声中进行,而这次的音乐与前面两人相拥曼舞的留声机音乐不同,不是来自现实的有源声音,而是外在的配乐,至少影片中没有出现留声机。这场激情戏,最终被地下冒上来的军火打断,因此,音乐在这场戏中带有间离效果。

  3。音乐的抒情功能。尽管整部影片显得喧闹不已,但是,音乐也承担着传统的抒情功能。地下婚礼举行时,整场几乎都为喧嚣的乐声所包围,不过开头新娘飞舞的象征化场面,乐队则奏着较舒缓的音乐。影片后半部分,当医生告知伊那“二战”早已结束,他被他的亲哥哥欺骗了时,影片响起悲怆的音乐,并引起他呕吐的剧烈生理反应。

  4。声画游离。二战时期德国的名曲《莉莉玛莲》多次出现在影片中。马路可与娜塔丽娅炸毁地下室,马路可又一次摇起警报器,响起《莉莉玛莲》的音乐,但是,《莉莉玛莲》乐曲不仅仅出现在地下室群众匆忙隐蔽的画面之上,而且,一直延续到下一个画面,即铁托的葬礼,并持续到铁托葬礼的结束,庄严的领导人葬礼画面配的竟是纳粹占领时期的流行歌曲,造成了明显的声画游离。《莉莉玛莲》在影片中多次运用,每一次都造成不真实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