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!

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:

400-875-2007

影视音乐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编导艺考攻略 > 影视音乐

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中配乐的运用

作者:编导培训  来源:www.zyykbiandao.com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9

在几篇文章我们分享的影视音乐知识是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中的声音造型的语言。这篇来讲《霸王别姬》中的配乐。

电影《霸王别姬》.jpg

影片音乐主要由京胡、弦乐和箫组成,京胡与影片题材甚为合拍,它的声音比较激越,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,弦乐则低沉忧伤,抒情性很强,片头字幕在影片序幕之后出现,出现了由京胡演奏的音乐,音乐很短,为全片定下了如梦似幻的基调。小豆子被切赘指后,终于被按住向祖师爷牌位磕了头,凄惨的京胡乐声响起,与小豆子血手按在生死契上的惨叫声相配合,表达了对命运的控诉。母亲临行将棉衣脱下,披在小豆子身上,音乐转为如泣如诉的弦乐,在诉说着母子别离箫的独奏在影片中比较特别,它如泣如诉,充满哀怨,基本上是伴随着程螺教而出现的,成为程蝶衣的象征,也用来表现他与师兄之间的感情,作为两人情的印证。小石头被罚跪雪地,回屋后,小豆子用被子包住他,并抱住他他取暖,此时悠扬的萧声响起,传递着感伤的深情,这是两人情谊的开始小豆子逃跑,小石头放走小豆子,怒其不争地说:“反正你废了,滚吧。”此时又传来孤独的旋律,表达出小豆子对小石头的依恋。段小楼、菊仙订婚程蝶衣失落,他看到小四与伙伴熟睡,露出微笑的特写,此时萧声悠扬分明是想起自己与小石头的往事。关爷教训二人时,将两人的头靠在一起,意味着要他们重新合作,悠扬的箫声响起。唯独庭审时,程蝶衣否认日本自己后,所起的箫声悠扬而飘逸,及至菊仙啐了他一口,仍未停息。程蝶衣戒毒时,菊仙深受震动,似母亲般抱起程蝶衣,此时音乐响起,箫与弦乐声交相辉映,深沉感人,似形成一问一答的形式,仿佛暗示着程蝶衣与菊仙之间灵魂上的交流当然,这三种乐声更多的是配合在一起使用的,以达到更加综合的效果为片中复杂的人性内涵作出注解。小豆子在那坤面前出错那场戏最为典型音乐从老板转身离去时开始,先出现了一个由弦乐器拉出的长音。这个长音越来越快,越来越紧,突然在这个长音上出现了由京胡演奏的京剧曲牌。这段急板突然停止,紧接着箫演奏的旋律又出现了,它是一种无奈的象征。这段音乐的音色与速度的对比都非常大,在音色上有弦乐、京胡、箫,在演奏速度上从慢到快再到慢,所以音乐的张力很强烈。”袁宅一场戏后,程蝶衣的黄包车被日军拦住,此时响起激越的京胡声,一直延续到下一场景,程蝶衣将宝剑送与段小楼,段小楼已不认识,激烈的京胡声戛然而止,暗示两人关系的破裂,程蝶衣中景镜头后切入墙上两人合影,表明是程蝶衣的主观镜头,忧伤的箫声又起,表示对两人决裂的惋惜,同时与少年时的逃离相呼应,暗示程蝶衣对段小楼依依惜别的深情。

程蝶衣焚烧戏服一场戏,音乐运用的也较复杂,激越的京胡声起,较为短促,暗示程蝶衣的决心,他将院中戏服点燃,沉郁的弦乐声起,画面淡出,音乐又转为悠扬的箫声,程蝶衣漫步在荷花岸边,正是童年练功之处。程蝶衣烧掉戏服,说明了他对京剧艺术已经绝望。影片尾声,段小楼排练时气喘,感叹老了。这时悠扬的箫声响起,段小楼、程蝶衣继续排练,忽然音乐转为激越的京胡,即京剧《霸王别姬》中虞姬自刎时的音乐,节奏越来越快,暗示程蝶衣决心已下,程蝶衣特写,转头微笑,拔剑特写,剑光闪处,音乐骤停,程蝶衣倒地声音,段小楼大特写,疾呼“蝶衣”,又转为低沉的呼唤:“小豆子!”

当然,影片中并非只有这三种配乐,最明显的还有月琴的使用,月琴是袁四爷的标志,“把月琴声音作为袁世卿的标志有两个原因:第一,袁世卿是个京剧票友,对京剧有比较深的研究,而月琴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之一;第二,衰世卿有着变态的心理,月琴的音色轻柔符合袁世卿的性格。袁四爷几次访程蝶衣,都曾轻轻响起月琴的伴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