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!

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:

400-875-2007

传播学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编导艺考攻略 > 传播学

实例来论证:有趣的传播学(群体传播与大众传播)

作者:编导培训  来源:www.zyykbiandao.com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7

         我们继续来论证我们说传播学很有趣

传播学,群体传播.jpg

群体传播

接下来说群体传播。社会学研究发现,我们并不是孤立的个人,除了要与其他个体打交道(也就是人际传播)之外,还分别属于各种不同的群体。我们的思想和行为,也要受到群体的制约和驱动。比如群体规范和群体心理,其中最典型的,莫过于群体压力了。有一个实验,大家应该都很熟悉:

所罗门·阿希的从众实验:        阿希请大学生们自愿做他的被试,告诉他们这个实验的目的是研究人的视觉情况的。当某个来参加实验的大学生走进实验室的时候,他发现已经有5个人先坐在那里了,他只能坐在第6个位置上。事实上他不知道,其他5个人是跟阿希串通好了的假被试(即所谓的"托儿")。  阿希要大家做一个非常容易的判断---比较线段的长度。他拿出一张画有一条竖线的卡片,然后让大家比较这条线和另一张卡片上的3条线中的哪一条线等长。判断共进行了18次。事实上这些线条的长短差异很明显,正常人是很容易作出正确判断的。然而,在两次正常判断之后,5个假被试故意异口同声地说出一个错误答案。于是许多真被试开始迷惑了,他是坚定地相信自己的眼力呢,还是说出一个和其他人一样、但自己心里认为不正确的答案呢?  结果当然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程度的从众倾向,但从总体结果看,平均有33%的人判断是从众的,有76%的人至少做了一次从众的判断,而在正常的情况下,人们判断错的可能性还不到1%。

上面所说的群体,是指正常状况下形成的,有一定边界的群体。特殊的情形下,还存在着一种流动的特殊群体——集群,也就是勒庞所说的乌合之众。勒庞发现,当人们聚集在一起,抹去了个人身份,便会退化到一种野蛮恐怖的原始状态。比如游行示威中经常出现的打砸抢烧暴力犯罪。往往我们会认为,这些罪行往往是浑水摸鱼的犯罪分子干的,但是事实上,往往就是平日里最老实本分的人,也会在群体心理的支使下变成暴力狂。

在游行中犯下重罪的黄洋,并不是惯犯,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。从老实本分到痛下杀手,集合行为的作用之大,可见一斑。

组织传播

组织,是一种特殊的群体,我们的工作,学习,无不处于一定的组织中。组织以及组织传播对于个人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。比如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的Red说自己即使出狱之后,不经过请示,根本尿不出来,这就是长期在组织之中形成的条件反射。尿尿仅属于小插曲,组织传播的威力,

在另一个实验中则彰显无疑:斯坦福监狱(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百度)

实验前两个例子好像都是把好人变成恶魔的。。。其实群体和组织传播也有很多正面的功效(要不然存在的意义何在),就不多举例了。组织传播存在着诸多流派,感兴趣的可以读读相关的教材,对于理解我们所在的公司、学习,还是很有好处的。很多让我们不明就里的现象,在组织传播中都能得到很好的解读。

 

接下来就是最大头的大众传播了

大众传播是传播学的核心,也是成果最为丰硕的部分。在心理学,社会学,政治学等学科的交叉作用之下,我们得以理解社会传播如何作用于我们的思想,并且作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。这里权且举两个例子。

比如说媒介建构论,就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对社会的认知。传统的观点认为,这个社会存在一个客观现实,而媒介则通过新闻报道等方式向我们呈现出一个“媒介现实”,有些人认为,通过对比客观现实来判断媒体有没有做好其“反映现实”的本职工作。但是建构论认为,客观现实并不存在:比如说今日之中国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?并没有任何人能够走遍每一寸国土,认识每一个人,目击每一件事情,不同的媒介,基于其不同的立场态度,向我们呈现出一个不同的中国,并将这一印象刻在我们的脑海中,当我们思考问题时,它就起到一种背景板的作用。在《新闻联播》中,这个国家国泰民安,海晏河清,蒸蒸日上,前程一片光明。而在微博里,则到处都是这里又爆了个大贪官,那里又出了大事故,鸡飞狗跳,简直药丸。(所以大家明白薛蛮子为什么会“嫖娼”,大V们纷纷造谣了吧?)建构社会图景是一种社会权力,国家,大V,民众,都处于争夺这一权力的竞技场中。

此外,再举个例子,梅罗维茨的“消逝的地域”理论。大家每天所关注的,是媒介传达给我们的内容,而事实上,媒介对我们的影响远大于此。它的形态本身,往往更加深刻地触动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大众媒介时代,政治领袖们的形象往往都是光辉万丈的,指点江山,舍我其谁。而在现在更加私人化、社交化的媒体时代,他们的形象也在悄悄转型。比如大大也会出门吃个包子,骑车载着自己的女儿,显现天伦之乐。这在灯塔国等西方国家那里更是家常便饭了,开推特,发段子,等等“平民化”的行为和形象,将会是未来政治家们的标配,这背后,不仅仅是政治的发展,更是媒体本身转变的结果。(这一派学者,往往被称为“媒介环境学派”,把媒介当成这个社会的大环境,研究它与社会的互动)。

所以当你爷爷一看到毛主席像就热泪盈眶的时候,你也不要奇怪,这是几十年传播日积月累的成果,当大家为庞麦郎神神叨叨的歌曲而狂欢的时候,你也不必讶异,这是后现代社会中最习以为常的“颠覆”与“解构”。你将会理解,为什么有些人一个月2000的工资也不惜买个最新的iPhone,你也会理解,朋友圈中的刷屏现象背后往往有一些强大的推动力量。

传播学——大众传播.jpg

一切皆是传播,在影响他人的时候也必然会影响我们。当我们仔细回溯那些想法的来源与去路,我们便更加理解自己,也更加理解他人与社会,这大概就是传播学最有趣的地方吧。